我家住一层,一直没有机会向楼上的邻居打个招呼。

窗外吊着绳索擦玻璃的老大爷和我很熟,他把绳索借给了我。

“你不是一直想上去探个究竟么?”他笑咪咪地说道。

  • 邻居

我首先去了五层,那是某个无良商人储存货物的仓库,常年大门紧闭,周围邻里也觉得这很可疑。

“这里究竟是做什么的呢?”他们经常这样讨论。

这群好奇的邻居已经撬开了房门,不过却是辜负了他们的一番想象,这只是一个储藏户外用品的小仓库,况且还全是假货。

可这群人不识货。

“全是名牌诶,这得值多少钱啊。”

“是啊是啊,总算是没白来一趟,开眼界。”

“我们拿点什么东西房主应该是看不出来的吧……?”

”毕竟这里东西这么多,多半没事。“

这两人蹑手蹑脚的拿了几个黑色的盒子,我正想过去,却不小心碰倒了旁边的铁桶。

”快走,房主在这儿。“

他们吧东西一扔,慌忙地跑了出去。

我叹了一口气,心想这年头怎么什么人都有,看来,我还是赶快回家吧。

  • 见不得人

我跑进楼梯间,一直走啊走啊走了好久也还在四层晃悠,莫非是遇到鬼打墙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层应该是我一表亲的房子,人家常年出国在外,给了钥匙并叮嘱我帮他照料房子,他出国这么久都没回来,想必是在国外安了家,于是我也早就把这事抛在脑后,借此机会,那就去看看吧。

我掏出钥匙开门,可真是让我大吃一惊,屋子里的这群人啊,竟然在开赌局。

有人沉浸在胜利带给他们的乐趣,有人则专注于老千的刺激,而还有这么一群人,对自己的贪婪深恶痛疾,因为走出门即将迎接他们的就是一无所有和妻离子散。

真不知道那位表亲的房子怎么会落到这群人手中。

在这里如果再停留一分钟,我觉得自己也会被这种无形的恶心吞没,算了,回家!

  • 陷阱

又遇到了鬼打墙,奇怪,那么就去三层看这里又在搞什么飞机。

这层的房子很大,坐满了人,最前端是一位正在愤慨激昂演讲着的少年。

"愚蠢的人们啊,醒来吧,这个世界将被黑暗吞没,你们全是献祭品!“

"哇呼!”底下的人惊呼。

"所以,能帮你们渡过难关的只有我!”少年大声喊着,眼角涌出激动的泪花。

"可是却没人相信我,幸好遇到了你们,希望你们接下来在这里接受神圣的洗礼。“

突然出现了几个强壮的年轻人,拿着所谓善款箱,简直就是明抢,而这群人却心甘情愿。

”白痴!“我骂道。

这年头,中二少年都有忠实的信徒了。

  • 不忠

走到二层,已经不是出乎我的意料了。

这里正是有一桩喜事,新郎到娘家迎接新娘。

总是有很多不和谐,新郎虽抱着新娘,却对伴娘眉目传情;新娘虽被抱着,却哭丧着一张脸。

“可怜!”我很心疼这新娘。

  • 有故事

不远处有一个形迹可疑的大叔,看起来不像是这对新人的亲朋好友,但我却觉得他十分眼熟。

天呐,他竟然在朝我这里看!

他跑了过来,一把抓住了我脖子上的玉佩,勒得我喘不过气来。

“把这东西给我,我帮你上天堂!”他激动地叫道。

看来又是一个被中二少年洗了脑的可怜人。

”你、你先松手,我这就给你。“

趁他放松警惕,我飞快的跑到了电梯间,随便向下按了个楼层,走了。

仔细一看。

”-10层!?“我有点惊讶。

电梯突然停下来,门子开了,那个大叔走了过来,我想关上门却关不上。

我有点害怕。

大叔垂头丧气地走了进来,不但没有再次向我要玉佩,还不停地道歉。

我接受了他的歉意。

”如果我女儿还在世的话,她应该和你差不多。“他喃喃自语。

”什么?“我问。

”她之前得了绝症,我为了给她治病,找了各种各样的医院和大夫,用了不计其数的方子,倾尽家产,可最终她还是走了……“他说到痛心之处呜咽着。

”那后来呢?“

”之后我听说有一个人能将死去之人复活,你不知道,我是真想再看到她啊。“

'以表衷心,我加入了膜拜先知的组织,一次又一次听他演讲,触动了我,于是接受洗礼,并且不断地掏钱。”

“最后花光了身上所带的钱,那先知说要以我命相抵,所以我想冒险一下,试试能不能逃出去——“

”——可你最后还是被他们抓到,最后被活活打死。“我答道。

”我、我已经死了?"他惊呼。

“是的,不过你还保持着生前的记忆,瞧,你不还想抢我的玉佩来抵钱么。”我觉得这很好笑。

“是啊,我已经死了……”

“可你怎么会知道,莫非你也——”他好像有些怕我。

“是啊,我们是同路人。”我笑道。

  • 不日城

这是电梯开了,那位大叔匆匆忙忙地跑了出去,不见了踪影。

这地方我从未来过,只见头顶一大招牌。

“不日城”

“你好呀新来的。”一个身着旗袍、浓妆艳抹的女人向我搭话。

我不理她,径自向前走。

“诶你别跑啊,到了这儿你可就是我的人了。'她追着我。

”神经病。“我骂道。

”你不知道你已经死啦,这地方就是你想象中的地狱。“

”既来之则安之,你这种人我见得多啦。“她吸着不知从哪儿变来的香烟说道。

”我想象中的地狱就是这种的?那我很失望啊。“我答道。

"你这死鬼可真有趣。”她笑道。

我鬼使神差地牵起了她的手,说道:“走,我带你去瞧瞧真正的地狱。"

她答应的那一瞬间,我的梦终于醒了。

”欢迎来到‘人间’。“




评论 ( 1 )
热度 ( 1 )

© 薄若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