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斯

chapter7

窗外马路上人来人往,路旁商家霓虹连成一片与路灯交织着,店里生意火爆,服务员和老板皆全上阵招待,忙内忙外的,没有空调的日子真是十分气人,头顶的电扇吱呀呀地转,底下的人们面朝火炉吃的酣畅淋漓,铜锅里煮沸的食材飘出阵阵香气和热气。

这大概就是所谓生活气息吧。

“听说这家老板是重庆人啊,真实在,这辣椒肯定是一把把地往里放啊。”林湑吃的满头大汗。

“我的妈呀辣死了。”张辉同学一手拿毛巾擦着头上的汗,一手扇着风。

然而于老三不吃辣怕伤坏嗓子就涮的清汤,于老二倒是吃的面不改色,脸不红心不跳的,一看就是常来的。

“你……真吃不出辣?”林湑忍不住问。

“还行,之前我爸从四川科考回来拿的那个底料,比这个还得辣呢。”于知涵说道。

于是四个人都不说话,埋头就净是吃了。

眼看酒足饭饱,四个人往后一仰瘫在椅子上。

也不知道是谁,打了个嗝,不过很应景啊。

于知全低着头坐在一边搓着手心,于知涵一看就知道他紧张了,从小就这样。

”老三啊,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有吧。“

”有事快说,有屁快放。“

于知全不再跟他拐弯抹角,清了清嗓子,说道:

”其实是这样,我在个人问题方面出现了一些……阶段性的……呃……认知错误?不对……“

众人听得一脸懵b。

”好吧我当着你们的面直说。哥,我喜欢男人,我知道这样的行为不符合中小学生日常行为规范,有悖于社会主义道路前进的光辉旗帜,是万恶的资本主义的病态产物,是资产阶级享乐主义的开端,是堕落的初始……“

”如果在我们这一代没有完成彻底的社会主义革命任务,那么罪魁祸首就是我这个腐坏的左倾分子。“于知全的态度十分诚恳。

”哈哈哈哈哈哈你有病吧。“

于知涵叹了口气,十分怜悯的说道:”年轻人嘛,爱玩,你是不是体育场的公共厕所去的多了?“

”……没有,我从来没干过那种事情。”

“那就好,我希望即使你喜欢男人也是你发自内心的,而不仅仅是肉体上的满足,懂吧?之前我无意翻看到一本杂志,就是关于同性恋的,港台那边叫同志,没什么问题,志同道合的人,既然你能找到和你志同道合的,你和他在一起,开心么?”于知涵问道,他似乎对“同性恋”这三个字丝毫不避讳。

“挺开心的。”

“那不就行了,我无论是作为一个公民还是你的哥哥,无论是站在社会的角度或是家庭的角度上,又有什么理由不让你做自己想干的事呢,我没有这个权利,无论是谁,他都没有。”

“如果我一旦反对,那就侵犯了你的人权,我这样的行为就属于违宪行为,如果我真这样做,那就真的是罪不可赦了,我将永远被人唾弃被社会谴责,以及永远活在愧疚中,最后在愧疚中凄惨的死去。所以,你告诉我这件事是尊重我作为你哥哥的知情权,但你不告诉我是你的自由,我反对是违宪的,总之你的坦诚救了你自己,也救了我一命,避免了一场悲剧上演,万分感谢。“于知涵微微一笑。

于知全愣住了,让他折服的不仅是哥哥的包容,而是他的逻辑和口才。

张辉和林湑也是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

“厉害厉害!”

两人鼓掌喝彩。

“老三,说吧你看哪家的小伙子了?”于知涵挑眉。

于知全还没从刚才那阵缓过神来,这么一问有点反应不过来,于是没过脑子的指向了在一旁托着腮的张辉。

三个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张辉同学身上。

“看我干嘛啊……”

“他……?”于知涵问道。

老三点头。

“挺好的——张辉,你就没什么想说的么?”眼见一对新人即将喜结良缘,于知涵有些激动。

“我呀……我其实一直不知道他叫什么……然后还是挺喜欢,你不嫌弃我这么怂还嘴笨,不容易了,我也没什么要求。兄弟,保重!”张辉抱拳道。

“那行吧,祝你们百年好合白头偕老……早生贵子!”林湑附和道。

张辉在桌子底下踢了林湑一脚。

“张辉同志,解放全国带领人民走上光明大道的任务就托付给你了,迈向新世纪的号角即将吹响,新的征程即将开始,你此刻的心情想必是激动的,希望你能不负众望,继续努力再创佳绩!”于知全十分认真地嘱咐道。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于知涵你别闹了,赶紧结账!“林湑喊道。

”哥,嫂子喊你结账去!“于知全笑道。

”谁是你嫂子啊。“林湑踹了于知全一脚,笑道。



评论 ( 1 )
热度 ( 2 )

© 薄若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