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斯

chapter5

张辉倒也发现了,于知全这几天也不再骚扰他,不再去酒吧,放学之后闲到无处可去只好回家,突然就有些不习惯了。

其实自从于知全坦白那天开始,张辉内心就有点小悸动了,嘴上说自己是钢管一样的直男,从上高中开始,明确自己确实弯的彻底,就不知道瞄过于知全这个小鲜肉多少次了,长得养眼学习还好,自己这点小心思恐怕早就被识破了。

面向张辉小朋友这样的病例,林湑很快下了诊断。

“闷骚!”

林湑叹了口气,说道:“唉,你怎么不早说啊,我跟他从小长大的,手到擒来;瞧你这点儿出息吧,跟你爸爸我还见什么外,虽然你喜欢男人,但你也依旧是我的大儿子我的宝贝儿啊,你这孩子啊!”

林湑现在的口气,就像是十分舍不得闺女出嫁却又有点掩饰不住内心狂喜的小激动的准丈母娘。

诶准丈母娘?这八字还没一撇儿呢怎么张辉就成在下边被压的那个了?

这十分引人深思啊(作者:别看我我啥都不知道!

日子且这么一天天过去了,终于到了才艺比拼这天。张辉拉着林湑来看他的小鲜肉,两人都挺吃惊的,学生会那群只会学习死古板,这次活动竟然办得格外活泼,也对哦今年主席换成了于知涵那个假正经……

不过今年的槽点依旧多,比如两位主持的造型的确十分……

别致。

林湑思索了半天才琢磨出这么个词来。

如何形容他们的装束呢,总体来讲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貌,又不缺失灵性与艺术的充实,可以称其为古今感性与理性、复古与现代、保守与新潮的最佳结合体。

只见两位主持人身穿着传统服饰——唐装,结果却顶着个爆炸头,戴着墨镜和大金链子,如果再叼根烟就像……(不言而喻,还有脸上那非常非常非常白的粉底。

妈呀诈尸了!这简直像是从棺材里倒出来的两具僵尸。

“怎么就这么吓人啊。”林湑叹了口气,表示对任性的学生会主席于知涵同志十分无奈。

评论
热度 ( 1 )

© 薄若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