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斯

chapter4

自从那天的事之后,于知全三天两头就往隔壁林湑家跑,所以于知涵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你今天还去演出么?”

“去的今天有我专场。”

“那好你加油吧。'

说完于知全就往家跑,一出门就看到他哥在门口站着,看来是等了一段时间了。

”你先回去。“

说着撩开帘子低头进了门,正看到林湑趴在沙发上挺尸。于知涵轻轻地走过去,轻轻地走过去,坐在沙发边上。

”林湑啊,你最近是不是有啥事儿瞒着我?“于知涵问道。

“没有啊,你这话很奇怪啊。”林湑装傻。

“那我们家老三整天往这儿跑,你俩干什么,交流学习?”于知涵笑了。

“聪明!让你正猜着了。”

“得了吧你。”

“我学习也挺好的教他还行——对了,你们家有人搞音乐么?”林湑话锋一转。

“真没有。”这话让于知涵首先想到他爷爷的话匣子,里边声音不清楚,乌拉乌拉的放着一些个不知名的戏,他爷爷必是年纪大了,一听就犯困,最后总是等他睡着了于知涵关上这东西;话说回来,这家人真的跟音乐没啥缘分。

“你们家出了个音乐大才子,老多人喜欢他了。”

“别逗我了。”

“真的,你别不信;你们家老三几乎天天晚上出去演出,就在那个什么零点酒吧,一上台底下的小姑娘那个激动的啊,没想到他还有这本事啊。”林湑笑道。

“这孩子你也不管管,整天这么晚回家多不安全啊,外边坏人这么多,他一小孩儿让人拐走了怎么办。”林湑故作认真道。

“甭管他,这孩子我也管不了了,从小让人惯得没边,真没办法;人家可跟我说,每天晚上是找同学学习去,好事儿啊,我也就没多问了。”于知涵现在的口气,十足像是一个管教不了叛逆儿子的中年妇女在和另一位妇女朋友抱怨。

“你可别小看他,真的挺有才的。对了,学校不是要开什么才艺大赛么,你给你们家老三报一个,反正你是学生会主席,正好开个后门。”主妇林湑说道。

“他要真有本事那就自己来,我这样做影响可不好。”于知涵答道。

林湑正要从沙发上起来,一把让于知涵给按住了。
“你要干什么!”林湑下意识的搂住自己,瞪着眼前这人。

“乖,别动。”于知涵声音很轻,嘴角上挑,一脸坏笑。

于知涵细长的手指圈住一缕林湑的头发,分成三股,左一搭右一搭……

这货在给人编辫子啊喂!

大概被于知涵折腾了半个钟头的头发,林湑一起来看到镜子里自己一脑袋的小麻花辫,幽怨的看着于知涵。

于知涵顺势往外跑。

“于知涵你有病吧!”说着林湑追了出去。

“等着老子有朝一日给你烫一脑袋卷毛!”林湑追不上他,在后边叫道。

————————————————

几天之后,于知全一放学回家哪儿也不去了,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练琴。

晚饭时,于知涵去叫弟弟,屋里这人可能是因为练得太忘我听不到了,以至于他哥敲半天门都没听见。

“老三怎么半天不答应你啊?”奶奶问道。

“他练琴呢。”于知涵答道。

“啥?”奶奶年纪大了,耳朵不好。

“他、练、琴、呢。”于知涵一字一顿道。

“啥?”屋子里本就乱,奶奶听力不好。

于知涵;“奶奶咱吃饭吧不管他了。”

“行。”

于知涵;“……”

评论
热度 ( 3 )

© 薄若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