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里 我最喜欢你。”

你有花露水我有风油精:

我喜欢你,
在所有过去与将来,
所有值得怀念与值得期待的景色里。

如斯

chapter7

窗外马路上人来人往,路旁商家霓虹连成一片与路灯交织着,店里生意火爆,服务员和老板皆全上阵招待,忙内忙外的,没有空调的日子真是十分气人,头顶的电扇吱呀呀地转,底下的人们面朝火炉吃的酣畅淋漓,铜锅里煮沸的食材飘出阵阵香气和热气。

这大概就是所谓生活气息吧。

“听说这家老板是重庆人啊,真实在,这辣椒肯定是一把把地往里放啊。”林湑吃的满头大汗。

“我的妈呀辣死了。”张辉同学一手拿毛巾擦着头上的汗,一手扇着风。

然而于老三不吃辣怕伤坏嗓子就涮的清汤,于老二倒是吃的面不改色,脸不红心不跳的,一看就是常来的。

“你……真吃不出辣?”林湑忍不住问。

“还行,之前我爸从四川科考回...

如斯

chapter6

这次才艺比拼不同以往的报告演出,更像是——

庙会。

充满中国传统元素的节目有戏曲、相声、哑剧、杂技、魔术等,于知涵在事后还曾说道本来有位同学是耍猴世家的第十三代传人,由于安全与卫生因素,很可惜这个精彩的节目没能走上舞台。

这么一比较吧,于知全算是最正常的了。

你看他一没穿奇装异服,二没有浮夸的表演,只是十分慷慨激昂的吼完了一首歌,但他带来节目对所有的师生乃至当时的中国来讲都是非常陌生的。

——摇滚。

那是什么?

是冬天在外面崩爆花的老头子摇的那个炉子么,是一种类似于驴打滚的小吃么?

不是,都不是。

亲临一次摇滚的演出,那么人们又开始问了。

摇滚是一群人在...

如斯

chapter5

张辉倒也发现了,于知全这几天也不再骚扰他,不再去酒吧,放学之后闲到无处可去只好回家,突然就有些不习惯了。

其实自从于知全坦白那天开始,张辉内心就有点小悸动了,嘴上说自己是钢管一样的直男,从上高中开始,明确自己确实弯的彻底,就不知道瞄过于知全这个小鲜肉多少次了,长得养眼学习还好,自己这点小心思恐怕早就被识破了。

面向张辉小朋友这样的病例,林湑很快下了诊断。

“闷骚!”

林湑叹了口气,说道:“唉,你怎么不早说啊,我跟他从小长大的,手到擒来;瞧你这点儿出息吧,跟你爸爸我还见什么外,虽然你喜欢男人,但你也依旧是我的大儿子我的宝贝儿啊,你这孩子啊!”

林湑现在的口气,就像是...

如斯

chapter4

自从那天的事之后,于知全三天两头就往隔壁林湑家跑,所以于知涵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你今天还去演出么?”

“去的今天有我专场。”

“那好你加油吧。'

说完于知全就往家跑,一出门就看到他哥在门口站着,看来是等了一段时间了。

”你先回去。“

说着撩开帘子低头进了门,正看到林湑趴在沙发上挺尸。于知涵轻轻地走过去,轻轻地走过去,坐在沙发边上。

”林湑啊,你最近是不是有啥事儿瞒着我?“于知涵问道。

“没有啊,你这话很奇怪啊。”林湑装傻。

“那我们家老三整天往这儿跑,你俩干什么,交流学习?”于知涵笑了。

“聪明!让你正猜着了。”

“得了吧你。”

“我学习也挺好...

如斯

chapter3

天色昏暗,路旁霓虹闪烁,音乐声躁,衣着鲜艳的年轻男女是这条街的主人,他们有的欢笑,有的醉酒后大声痛苦,有的互相搀扶着走出店门。

这种地方,总是让人想到音乐和disco,爆炸头和黑色墨镜。

独属于那个自由而又放纵的年代。

有一段时间,林湑也属于这些非主流青年的一员,他也曾整天旷课在外面鬼混,彻夜不归不羁爱自由;但他如今,确实不想继续这样下去。

他厌倦了这种声色犬马的生活,也许是人老了,总是想找个安静的墙角晒太阳,远离尘世纷争。

想到这儿,林湑笑了。

“林湑你傻了啊,笑这么半天。”

“没什么。那个,咱们这就到了?”林湑回过神来。

“对——”张辉突然不说话,看到眼...

《如斯》现代耽美文 by:薄若宓

八十年代末设定 1v1 清水(划重点   HE

脾气贼好攻x十分作死受

文案:

谁没年少轻狂过?

无论是古人今人,亦或是二十年前的——

林湑小朋友。

不过话说回来,这孩子十分幸运

几十年来,身边一直有个于知涵陪伴

自幼聪明伶俐,读书时成绩优异,讨人喜欢

标准的别人家的孩子啊。

可就是这么两个人,一起长大却相互嫌弃,但从未断了联系

这一切,大改就是所谓缘分吧?

如斯,就像这样吧。

此刻,别的我们不再去想。

微博@苏苏苏苏丽玛

如斯

chapter2

 林湑每天早上都是让于知涵给叫醒的,今天也不例外。

 “都几点了,还在赖床——”

“卧槽于知涵你丫有病吧整个人扑我身上大夏天的不怕捂出痱子来?!”

还在床上翻来覆去打滚发着起床气的林湑,满脸黑线地咒骂着,倒是于知涵丝毫不在意,像是习惯了眼前这人的表现,无奈的叹了口气。

 ”所以,林大少爷您打算什么时候起床,我怎么等都没问题,您让老王头这么等您,您纯粹找死了。

老王头大名王建国,林湑和于知涵的班主任,数学教得好算是名师,脾气古怪,尤其是经常被林湑气的暴跳如雷,无论如何,林湑数学成绩拔尖,所以让老王对他有几分看好,但是经常嘴炮相向,林湑很...

今年的暑假真是出乎意料的 刚三四天就要把作业写完了 还有一年就要毕业滚蛋了 还没待够 每天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做什么事情都没个头绪 心情不好十分负能 一直也没继续码字 懒癌又犯了 没有什么灵感 但毕竟是多年来 我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 时时刻刻都在体验着人生 感悟思考 那都是暮年是坐在墙根晒太阳的时候该干的了 至于现在呢 没有什么头绪。

昨天听了首歌 很喜欢。

“生活没有苟且,只有诗,没有远方,我的眼前只是茫然的茫茫。”

如斯

Chapter1


林湑这名字是他爸妈起早贪黑起的。 
林家可是书香门第,祖上出了几位举人,民国时期也属于名门望族,家里人大部分都是进步型知识分子;解放后的某十年里,林渊,也就是林湑他爸爸,没少因为这样的出身沾光。 
虽然家道中落,可是知识分子的脾气还是有的。 
所以既然有这样一个腹有诗书气自华的爹,孩子的名字可不能土气;既要有美好愿景,还得有深意,于是林氏夫妇就取了“湑”字,意为“清,茂盛”。 
其实还有一层深意,那就是老林希望儿子将来能够踏踏实实找个媳妇,延续香火传宗接代。 
林湑十七岁那年道自己名字的意味,差点没笑死。  ...

1 / 2

© 薄若宓 | Powered by LOFTER